over 3 years ago

今年NOIP怎么说还是很有意思的,不管从哪点来说。

就不说我带了一堆德芙一边考一边吃,我相信旁边的人已经无力吐槽我了。考完后知道了考场上不禁食物? 这真是个好消息,下次NOIP可以买一碗津市牛肉粉一边考一边唆,然后八百里飘香(hhh),想想就觉得特别棒

今年的题目真的是不予吐槽啊。考前听说全国征题,真是吓尿了,赶紧地复习着什么LCT啦,BSGS啦之类的东西,结果毛都没有考,连我辛辛苦苦浪费了考前宝贵的一天写的带优化Dijkstra都没有考。(谁跟我说会卡SPFA来着…)HN的linux考场的气势还是很唬人,开考前20分钟,键盘声大得都可以把死人吵醒。翘首一看,长郡众往死里敲配置,还有各种各样地不停地敲模板。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有什么模板该提前写(当时依然不会写Dijkstra,果然是弃疗了)

还有鬼畜的NOIP题目的密码。考后有人跟我说他都切了两道题了他旁边的人还在输解压密码……,我跟他说此子必成大器…。 第一天的不太记得了,第二天的似乎是成为下一个马云来着,不过中间那一堆符号真是太丧心病狂了。

打开题目看完题目。
第一天第一题听起来就很屌,生活大爆炸X锤子剪刀布。 这尼玛是什么东西, 然后看完了题面, 觉得这是道特别鬼畜的数学题啊。 求出LCM之后要怎么搞,情况特别多的来着。 想着想着把PDF往下拖。 尼玛数据范围就200, 真是浪费我表情。 不过那个蛋疼的规则整了我好久, 突然不记得C++常量数组怎么定义了,我写了20多个 if , 耗费了一个小时。 大概是9点半了。

然后开始写第二题。 觉得怎么看暴力怎么A。 但是还是估摸着写了个树上DFS乱搞(我实在叫不出这算法叫什么名字)。拍了一会儿发现暴力没取模,又拍了一会儿发现正解多取了个模。 然后就没有管他了。 好多朋友都跪在了取模不取模上,真是悲伤。

第三题一看就写了个70分的裸DP。 不过还是调了一会儿,那个插管子有点麻烦。 届时大概是11点吧,就想着只有半个小时玩Emcas的小游戏算了。因为平常都是8点考到11点半来着,这次又是8点进的考场,总之特别无感……结果善良的监考老师跟我说还有一个小时。 恩,还有一个小时,于是我写了个正解。 似乎是向上完全背包向下01背包。出考场还是很虚,就特判了个数据把俩算法都交了,结果是特判错了还是咋地,中间T了两个点,都在特判的数据的边边上。

结果出考场发现30分是没有管子的。然后就跪了,完全没有考虑到,这个样例给的真是不贴心,本来就多写一句话的事。

第二天就更悲伤了,第一题开始脑洞就开始大得飞起。

第一题写了个鬼畜剪枝在民间数据上错得飞起。后来想一下是把很多情况都剪掉了而题目偏偏要记方案数。 结果,官方数据诡异的A了。不明觉厉。

第二题不说了,两遍BFS嘛,没有卡我SPFA真是神奇,集训时每场考试都卡我。

第三题就是个鬼畜题了。果断拿暴力分走,结果下考前5分钟发现我是高精度写错。 (我是拿高精度拍高精度尼玛) 结果拍都写错居然可以拍出正确结果。 然后稍微改了一下,样例都没交就弃疗了。

于是结果出来了,260+250,似乎比较惨。总之还是勉勉强强上500了,当然被琛琛呸死了,说我怎么弱怎么菜啥的。 r64就是一直笑着说跪,无奈了。

← 关于扩展Bs_Gs问题的应用 CF #299 Div.1 →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